巧约丰满良家成炮友

[复制链接]
查看1229 | 回复0 | 2022-4-20 20:09:5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人去年在一家小镇上,寻了份装修度假村的活儿,因为小镇的位置在离县城还有那么十几公里远的山沟里,所以相对比较闭塞,每天都是吃住在工地,带着一帮子人干活,而且才离了婚,没事就不怎么回家。
差不多施工到一半的时候,来了一拨涂料工,为首的叫什么猴子,听其名就知道瘦得不行,唯一让人眼睛一亮的是,里面有一个30左右的漂亮少妇,姓徐,呵呵,我那帮子兄弟们眼睛都直了,简直就像是在放绿光,有事没事老爱往姓徐的少妇的房间跑,正值夏季,一伸手,一弯腰,腋下胸前白花花的东西,别提有多吸引人了。
本来我对这个少妇没啥感觉的,觉得她长的一点都不出众,太平凡了。
可事情偏偏这么凑巧,一天晚上,我去洗澡,工地条件简陋,洗澡间其实就一间小木屋,平时门帘一搭就OK了,要是女的进去洗,会有同伴在外面一边守着一边洗衣服的,反正工地上就5个女的,所以没有特意去给她们弄个洗澡间。
那晚也不知怎么的,我去洗澡,外面也没人守着,我想都没想,一撩门帘就往里钻,进去就傻眼了,一个女的光着身子,硕大的乳房挂在胸前,正弯腰往大腿上抹香皂,我一时蒙了,这时那女的也起身,原来是徐,一下子看见了我,顿时满脸惊恐,双手捂胸转过身去,我忙说:『对不起!
对不起!
』赶紧出了门。
那晚,我满脑子里装的都是她那对饱满的奶子。
天亮醒来的时候,一柱擎天啊,我才想起,自己离了婚,好久没有性爱了。
没过几天,我在工地上转悠,走到三楼转弯的地方,一下子就和徐遇了个正着。
一看是我,她脸先是一红,然后又瞪了我一眼,说道:『不许乱说出去。
』我赶紧回答道:『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,请你相信我。
』看我一脸诚恳,徐轻声说道:『你要说出去了,我杀了你。
』说完比划了一个砍人的动作,随即又朝我飞了个媚眼,笑着走开了。
这时我明白了,为啥那晚徐不大声惊叫,说明至少人家不厌恶我。
打那以后,我就开始和我那帮子兄弟一样,对这个少妇有了非分之想,就因为她那对迷人的乳房。
小包工头儿就是这点好,安排好工人以后,就无所事事,所以我就想着办法的去看徐。
夏季天气热,徐每天干活都是穿的那件弄了很多乳胶漆的T?,不是很紧身,下身一条旧的长裤,一伸手,腋下一览无馀,什么颜色的胸罩一看就知道了,一弯腰,深深地乳沟立马展现,难怪工人们都想和她一个房间干活哦,真的是春光无限啊!
7月底的一天,连下了几天雨,工地上的事情都慢了下来,我决定回家一趟。
虽然离家也就十几公里,可我很少回家,所以下午很早我就想熘了,又怕工人们知道我走了偷懒,没办法,只好坐在车里等时间。
这时徐过来了,看我坐在车里,就上来问我:『要走啊回县城』我说了句:『是啊,你想回去吗,我送你。
』她看我犹豫了一下,说:『你啥时候走』我一听有戏,马上说:『没事,我等你好了。
』徐说:『我要下了班才敢走,不然猴子会说我的。
』我想,我反正也想泡她,索性就等等吧,于是我说:『那我在外面XX街口等你,你出来就给我电线XXXXXX。
』徐在她手机上拨打着我的号码,手机很快就响了,我们俩会心的一笑。
看着她转身,肥美的臀部行走起来摇曳生风,想着裤子里包裹着的神秘部位,我坐在车里便无耻的硬了。
等待是很无聊和令人焦急的,都6点过20多分了,她才给我打电话说:『我出来了,你在哪儿』我说:『你在哪儿,我过来接你好了!
』她说在XX药店门口,于是我很快便把车开了过去,远远的看见一个丰满少妇站在药店前,穿着紫色连衣裙,身材凹凸有致,徐脱下工作服更迷人了。
上了车,我们一路往县城赶,我也前言不搭后语的和她聊着,眼睛却不自觉的去瞄她的胸口,尽管动作很隐秘,还是被她察觉了,那个汗啊。
徐不愧是过来人,倒是很大方的说:『上次没看够啊人家可啥都让你看了哦!
』我竟一时语塞,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了,后来,我红着脸对她说:『那我请你吃饭,弥补我的罪过行不行』徐很爽快的答道:『这么大方啊,行啊!
吃什么什么时候』这下我反应神速,马上答道:『要不就今晚吧,我们去吃菌汤。
』徐思考了一下,点点头说:『那就让你出点血了。
』我这才发觉,她的胸口随着她的笑声微微起伏着。
就在快要到县城的路边,我们找了家菌味汤锅店坐下了,第一次面对面和她坐着,近距离的观看她的脸和胸部,一股少妇清新的气息迎面而来,看得出她是洗了澡才出来的,难怪我等了那么久。
紫色连衣裙很紧身,胸部显得很丰满挺拔,于是我止不住的往她胸口看,看得徐有点尴尬了,桌子下的脚轻轻踢了我一下,就这一踢,我感觉今晚百分百有戏。
于是我开始大胆的和她聊了起来,我喜欢看她笑起来时,胸口的抖动和起伏,令人浮想联翩。
吃完饭都已经是接近九点了,我问她:『送你去哪儿』她倒反问我:『你去哪儿』我说:『我找地方睡觉,你去吗』她又一脚踢向了我,我一躲,笑着说:『你快回家伺候你们当家的,小心别把床跳塌了!
』徐杏眼一瞪,说道:『你才跳塌呢,没一句正经的,我男人在外地。
』我一听,心里那个狂喜啊,心里盘算着怎么把她弄上床,很快,我有了计画,于是对她说:『我们去唱会儿歌吧!
』徐说:『行啊!
但是我得叫上我的几个好姐妹,可以吗』这下倒是把我弄得骑虎难下了,答应吧,今晚的肯定计划落空,不答应吧又有失体面,只好硬着头皮说:『行啊。
』她拿起电话就开始找人,很快,四个少妇各带一个孩子到来,嗨到11点过,花费我500大洋,我还一个个的送她们回家。
最后,在徐家楼下,我最后送她到家,她一脸春光,显然今晚她玩的挺开心的,不停的谢哥长、谢哥短的称唿我,我那是心里滴着血答应着她,人没玩上,还花了好几百,赔大了啊。
约好明天一早来接她以后,我只好一个人悻悻地回了家。
第二天一早,我准时到她家楼下,打电话给她,响了好久才接,一听就是还躺在床上的那种慵懒的声调,『你来了啊』我说:『美女还没起床呀』脑子一转,又补了一句:『太阳都晒屁股啦。
』听她回答了一句:『嗯!
』我又接着说:『再不起来,我要上来掀被子了哦!
』谁知她真的说了一句:『那你来呀,怕你呀!
』听到这里,我心都快跳出来了,急切的希望她说出门牌号,今天有戏了,可是令我失望的是徐一边笑一边说:『你等我一下,马上就下来。
』那种失落感啊,泪奔!
回工地的路上,我们一直聊着,聊昨晚谁唱得好,工地上谁最抠门,谁最凶。
她似乎察觉出我的心情,也许是一种补偿吧,徐几次在我面前将手伸进连衣裙里整理内衣,露出了蓝色的胸罩和大半个乳房,我就是扭头盯着她,看她也不回避,弄得我倒不好意思了,笑她是不是那里昨晚又遭揉捏大了,惹得她杏眼娇嗔,瞪了我一下,骂我没正经的,我感觉距离拉近了很多。
因为工地上人多眼杂,我一直没有那么明目张胆的去和她搭讪,我也不想太露骨,没事就给她发短信,一来二往也就无话不聊了,慢慢的,我知道她老公在上海当快递员,家里只有孩子和婆婆,猴子是他娘家表兄,所以才跟着猴子干涂料工。
直到有一天,我在四楼上遇见她,我一看前后都没人,追上她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,吓得她腰身一抖,差点喊出来,转头一看是我,小声地骂道:『你好烦哦,吓我一大跳。
』我一脸坏笑的说:『我又不会吃人,怕什么,我看你裤子上有灰,帮你拍一下。
』看她将信将疑的样子,我又在她屁股上拍了起来,『你自己看看,是不是有很多灰』当时的心情啊,真是激动得要死,最大的感觉是她的屁股很有弹性。
见她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,我于是大胆的伸手在她胸口也拍了两下,说:『这里也有灰哦。
』徐马上就明白了,连忙拿她手中的灰刀挡开我的手,一边小声的骂道:『坏人,讨厌!
』看她一脸笑容,胸口花枝乱颤,我明白,我和她上床只是迟早的事了。
玩笑开过了,我俩也就各忙各的去了,没多久,我就给她发了条短信说:『弹性真好。
』一会儿她就回道:『坏人,下次不许了。
』我又回道:『我说的是我的手弹性好,你没感觉到吗』她回道:『磙!
』我继续挑逗她:『晚上我要回县城,一路嘛』她回道:『不回去,怕你了。
』于是我大胆的发了一句:『怕我什么怕我摸你屁屁和咪咪啊』这次,她老半天都没理我,我以为她不愿意理我了,心里都后悔死发这句的时候,她又回到:『再乱摸,我砍了你的爪子。
』我高兴得跳了起来,立马回道:『行,你说我摸哪里,就摸哪里,我很听话的哟。
』忐忑中等待着她的回信,我知道这句回答,就表明了她的态度,但是依然是过了很久她才回到:『听话就乖。
』反正从那天起,我们之间的短信就渐渐暧昧起来,性的话题越来越多,越来越露骨,真正的突破,出现在一个大雨滂沱的下午。
我刚刚给她发了句短信,意思是说:『我这么久这么听话,没有摸你,是不是该奖励呀』,她说:『奖励一个棒棒糖。
』我说:『坚决不要,早知道奖励就只有一个棒棒糖的话,我宁愿天天不听话,天天摸你。
』我就这样和她,你一句我一句的挑逗着,突如其来的大雨,将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豪雨如注的景象中时,我意外的发现,在偌大一个单独食堂里,居然只有我和徐,一个在楼上,一个在楼下。
当我们靠得很近一起看雨景时,我确信整栋建筑里仅有自己跟她,如此大雨也绝不会有人跑过来时,我脑子一热,一下子就抱住了徐。
她显得很惊慌,嘴里不停的说:『有人啊看见不好!
』可手上没有任何抵抗。
我顾不得那么多了,双手在她屁股上,胸口胡乱的摸着,揉捏着,毕竟是第一次,而且是大白天的,胆子还是小了点,没敢伸进里面去摸,我的举措让徐很被动,木讷的站着,任我在她身体上摩挲,脸色很不自然。
我拉着她来到一个转角处,开始亲吻她,她只是象徵性的躲闪了两下,就不再拒绝,四片唇紧紧地贴在了一起,我的手在她身上四处游动,最后直接摸到了她的裆部,隔着长裤揉捏着她的神秘部位,感觉她开始扭动了起来,嘴里也发出了小声的呓语,我在她耳边轻轻的说了句:『XX,你真漂亮,想死我了。
』她只是闭着眼一个劲的说:『坏人,你期负我。
』夏天的雨就是这样,来得快,去得也快,暴雨快停的时候,我恋恋不舍的放开她,看着她整理好衣物后,悄悄的对她说:『XX,我下面好硬喔,晚上回县城好吗我想要你。
』徐低着头,脸还红红的,想了半天,答应了,让我还是在老地方等她。
那天我真的是激动啊,一直盼望着早点下班,六点二十分,她准时出现在药店门口。
上了车,我们就往县城出发,车里的我,忍不住去摸她的腿,她一把打开我的手,一边媚笑一边说:『烦得很,把你的爪子拿开,好好开你的车。
』于是我老实了。
吃饭,停车,开房。
一进房间,我彻底放开了,一把就抱住她,开始了疯狂的吻,而且手直接撩起她的裙子,伸到里面抚摸她光熘熘的背,跟着解开胸罩的搭扣。
徐推开我,脱掉连衣裙和胸罩,一对硕大的乳房,跃然于眼前,居然是木瓜奶,看我双眼紧盯着她的胸口,徐娇嗔道:『坏人,看够了没有』于是,我一边含着她的乳头吮吸,一边迅速将自己脱得一丝不挂,阴茎骄傲的坚挺着指向徐时,徐也脱下了她的内裤,阴毛并不浓密,浑圆的大腿,平坦的小腹,神秘的三角区一览无馀。
我们一起倒在了床上,我压在她的身上,阴茎紧紧的贴在她的小腹上面,说:『XX,我终于得到你了。
』徐这时反倒有点害羞了:『你这个坏人,第一次坐你的车,你是不是就想这样了老实交代。
』我点点头,同时不停的蠕动下身给她信号,慢慢的,徐岔开了她的大腿,我也顺势向下滑了一点,感觉阴茎抵住了她的阴道口,徐察觉到了我将要插入,有点不安的想推开我,我用头抵住她的额头,问她:『下午在摸你的时候,想不想要』徐把脸扭向一边嘴里《嗯~~》了一下,我又接着问:『流水了吧』这下徐用手轻轻拍打了我几下,娇嗔道:『你这个坏人,把我也带坏了,我以后怎么见人了啊』我一下子用嘴堵住她的小口,下身开始蠕动,寻找着神秘的洞口,左右试探,确信龟头对准洞口以后,我松开嘴轻轻地对徐说:『XX,我进来了。
』说完一挺身,阴茎插进了她的阴道。
阴道真的已经很湿了,阴茎在里面感觉到又湿又热,随着我的抽动,徐轻声的哼哼着,床埝『嘎吱、嘎吱~~』的应和着我们下身冲撞的声音。
徐的淫水很多,不一会儿,我们两的阴毛都打湿了,屁股下也留下了印痕,我看着身下的徐,脸色绯红,双目微闭,一对豪乳在我的抽送下上下波动,一种征服感油然而生。
插了一会儿,我让徐翻了身,趴在床上,屁股撅得老高,我跪在她身后,扶枪对准阴道,又插了进去,我这才感觉到,徐纺锤形的腰肢和臀部是这么适合后入。
每一次的插入和抽出,肥厚的阴唇紧紧的包含着阴茎,并随着阴茎的运动内陷和外翻,晶莹的淫水布满了我们交合的部位,『啪嗒。

啪嗒。

』的撞击声音,夹杂着淫水特有的滋润声。
我忍不住加快频率和力度,每一次的插入都迅速而有力,徐开始有点受不了了,说:『你插得好深,我遭不住了。

』可我没理睬她,依然卖力的抽插着,我感觉每一次的深入,龟头都重重的撞在了她的子宫口上,到最后,我紧紧搂住她的腰肢,咬着牙开始冲刺。
徐终于忍不住大声的叫了起来,并不停扭动身体想摆脱我,我哪能松手啊,死命的按着她,继续抽插,直到感觉徐的阴道里开始了一次次急促的收缩,强烈的刺激下,我最后勐冲了几下,刚感觉头脑里一阵发白,下身一热,马上就要射出来的时候,徐奋力摆脱我的双手,往前一扑,阴茎刚刚滑出她湿露露的阴道时,一股股精液直接射到了她的背上。
扑在床上的徐喘着气说:『不能射在里面,这几天是危险期。
』那天晚上,第一次和徐做爱就是这样,没有爱抚,前戏,口交,直接就上了,休息了一会儿,我们才去洗了澡,然后又相互口交,又做了一次,爽死了。
天亮的时候,我又要求她给我口交了一次,舔硬了刚想上,电话来了,说了半天,看着焉耷耷的阴茎,只好作罢,和她一起穿好衣服退了房回工地了。
男人和女人的关系,就像纸一样,一旦捅穿了,就变得毫无XX界限。
以后在工地上遇到她,只要没人看见,我都能随意的摸她,有几次还是直接伸进衣服里去揉捏,徐每次都是娇声怒斥,但又从不反抗,任随我肆意妄为。
从那以后,我们经常下了班,趁着夜色在山边的小树林里偷偷的去野战。
徐的口技还行,就是淫水特多,每次都搞得两人的大腿上全是她的爱液,后来我干脆叫她晚上出来不要穿内裤了,免得次次都要洗。
有时候,回家的路上,我们也会把车停在水库旁的小路上,在车里做爱,离开的时候,停车的地方总会留下一大堆卫生纸。
国庆日前的一天,她突然给我发了一条短信,说她老公回来了,叫我不要主动给她发短信。
那段时间,她一直没来上班,急得我直上火,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,想起她和她老公在一起颠鸾倒凤,心里真不好受。
直到国庆日过后的一天,她来了条短信,说明天送她老公,要去市里,她老公下午2点过的火车,问我能不能到市里来接她。
我一看,这哪里是叫我去接她啊,这分明就是约我明天做爱啊,岂有不去之理,于是飞快的回了一个OK。
第二天,我早早的到了火车站,一点半不到,就看见她和她老公坐车到了,然后她也看见我的车,偷偷朝我使了个眼色就进去了,大约一点五十分左,她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出来了,很快我收到了她的短信,叫我到车站转角处接她。
接上了她以后,我们直接到酒店开房,进房她倒先抱住了我,问我:『这么久憋坏了吧,没出去乱搞吧』我立马装出委屈的样子,徐拉着我的手说:『今天好好慰劳你。
』说完就开始脱衣,然后蹲下给我口交,这时她的电话响了,她起身接电话,是她老公打来的,意思是车已经开了,要她多注意身体什么的,啰嗦话多得很,老半天都不挂,我一急,把她推倒在床上,直接挺枪往她身上扑。
她推了几下没推开,索性躺好岔开腿,还用一只手扶着我的阴茎对准她的阴道口,就这样,她一边和老公在通话,阴道里却接受着我的阴茎,等她挂了电话,一把就把我搂紧了,嘴里说:『来吧,让你弄。

』那一次开房,我们大战了5回合,搞得我几天都没法硬起来,呵呵。
今年度假村交工以后,我们就很难得天天晚上在一起了,但我和她依然是关系良好,只要时机成熟,我们都会约炮,有时去开房,有时搞车震,野战也有几次,但是地方不熟,没有度假村那样疯狂,都是口交以后,用立姿尽快解决。
唯一不如意的地方,就是她从不肯用情趣品,我买过一套跳蛋送给她,她看了看,坚决的说,不喜欢,以后不要拿这些东西来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